焦挺
焦挺,中山府人氏,祖传三代,相扑为生,独门单传三十六路擒龙手。排梁山第九十八位,是步军将校第十六员。李逵偷偷下山去帮助关胜攻打凌州,路途碰见一大汉,两人打了起来,那人拳脚熟练,李逵被连摔两跤,才知此人叫“没面目焦挺”。焦挺约鲍旭同李逵一起,杀入凌州,放起火来。后又率人马攻打曾头市后,归顺了梁山泊。征讨方腊,攻打润洲时在乱军中被箭射死,马踏身亡。焦挺的绰号叫无面目。按照人民出版社出版的,一百回本的《水浒传》对无面目的解释是“六亲不认,不讲交情”的意思。按照书中焦挺对自己绰号的解释是:“平生最无面目,到处投人不着,山东、河北都叫我做没面目焦挺。”是因为到处投奔,想找个落脚的地方,而总是落空,所以人们送了这个绰号,焦挺说“平生最无面目”就是失面子,没有脸面的意思。看来,运气不好的焦挺,实际上是个极好面子的人。

焦挺,中山府人氏,祖传三代,相扑为生,独门单传三十六路擒龙手。排梁山第九十八位,是步军将校第十六员。李逵偷偷下山去帮助关胜攻打凌州,路途碰见一大汉,两人打了起来,那人拳脚熟练,李逵被连摔两跤,才知此人叫“没面目焦挺”。焦挺约鲍旭李逵一起,杀入凌州,放起火来。后又率人马攻打曾头市后,归顺了梁山泊。征讨方腊,攻打润洲时在乱军中被箭射死,马踏身亡。

相扑功夫

《水浒》中描述的宋朝“相扑”究竟有没有具体的规则,好像没有发现,并且所有有关“相扑”的技战术描写也有很大的差异。如下下:

蒋门神

那厮姓蒋,名忠,有九尺来长身材;因此,江湖上起他一个诨名,叫做蒋门神。那厮不特长大,原来有一身好本事,使得好枪棒;拽拳飞脚,相扑为最。自夸大言道:‘三年上泰岳争交,不曾有对;普天之下没我一般的了!’因此来夺小弟的道路。小弟不肯让他,吃那厮一顿拳脚打了,两个月起不得床。前日兄长来时,兀自包着头,兜着手,直到如今,疮痕未消。——一顿拳脚打伤了施恩

武松交手时是这样的:

说时迟,那时快;武松先把两个拳头去蒋门神脸上虚影一闪,忽地转身便走。蒋门神大怒,抢将来,被武松一飞脚踢起,踢中蒋门神小腹上,双手按了,便蹲下去。武松一踅,踅将过来,那只右脚早踢起,直飞在蒋门神额角上,踢着正中,望后便倒。武松追入一步,踏住胸脯,提起这醋钵儿大小拳头,望蒋门神头上便打。原来说过的打蒋门神扑手,先把拳头虚影一闪便转身,却先飞起左脚;踢中了便转过身来,再飞起右脚;这一扑有名,唤做“玉环步,鸳鸯脚”。——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实学,非同小可!打得蒋门神在地下叫饶。——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看不出他的“相扑”技巧。

焦挺

李逵便抢将入来。那汉子手起一拳,打个塔墩,李逵寻思:“这汉子倒使得好拳!”坐在地下,仰着脸问道:“你这汉子,姓甚名谁?”那汉道:“老爷没姓,要厮打便和你厮打!你敢起来!李逵大怒,正待跳将起来,被那汉子肋罗里只一脚,又踢了一交……那汉道:小人原是中山府人氏,祖传三代,相扑为生。却才手脚,父子相传,不教徒弟。平生最无面目,到处投人不着,山东、河北都叫我做没面目焦挺。”——焦挺的相扑和蒋门神的相扑都是拳脚功夫。

燕青

A.对任原:这个相扑,一来一往,最要说得分明,说时迟,那时疾,正如空中星移电掣相似,些儿迟慢不得。当时燕青做一块儿蹲在右边,任原先在左边立个门户,燕青只不动弹。初时献台上各占一半,中间心里合交。任原见燕青不动弹,看看逼过右边来,燕青只瞅他下三面。任原暗忖道:这人必来算我下三面。你看我不消动手,只一脚踢这厮下献台去。任原看看逼将入来,虚将左脚卖个破绽,燕青叫一声:不要来!任原却待奔他,被燕青去任原左胁下穿将过去。任原性起,急转身又来拿燕青,被燕青虚跃一跃,又在右胁下钻过去。大汉转身终是不便,三换换得脚步乱了。燕青却抢将入去,用右手扭住任原,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,用肩胛顶住他胸脯,把任原直托将起来,头重脚轻,借力便旋四五旋,旋到献台边,叫一声:“下去!”把任原头在下,脚在上,直撺下献台来。这一扑,名唤做鹁鸽旋,数万的香官看了,齐声喝彩。

B.高俅:两个脱了衣裳,就厅阶上,宋江叫把软褥铺下。两个在剪绒毯上,吐个门户。高俅抢将入来,燕青手到,把高俅?得定,只一交,?翻在地褥上,做一块,半晌挣不起。这一扑,唤做守命扑。——燕青相扑讲究技巧,有点像摔交和柔道。

武松

(作者从来没有把武松和相扑联系在一起)

A.对西门庆:武松只顾奔入去,见他脚起,略闪一闪,恰好那一脚正踢中武松右手,那口刀踢将起来,直落下街心里去了。西门庆见踢去了刀,心里便不怕他,右手虚照一照,左手一拳,照着武松心窝里打来。却被武松略躲个过,就势里从胁下钻入来,左手带住头,连肩胛只一提,右手早?住西门庆左脚,叫声:下去!那西门庆一者冤魂缠定,二乃天理难容,三来怎当武松勇力?只见头在下,脚在上,倒撞落在当街心里去了。——有点像燕青摔任原,就是没转,武松力气大,没那个必要。B.孙二娘:那妇人一头说,一面先脱去了绿纱衫儿,解下了红绢裙子,赤膊着,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。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,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,当胸前搂住,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,压在妇人身上,那妇人杀猪也似叫将起来。——有点像柔道。

C.对公人:那两个提朴刀的走近一步,却被武松叫声:下去!一飞脚早踢中,翻筋斗踢下水去了。这一个急待转身,武松右脚早起,扑通地也踢下水里去。那两个公人慌了,望桥下便走。——有点像焦挺踢李逵

D.孔亮:那大汉见武松长壮,那里敢轻敌,便做个门户等着他。武行者抢入去,接住那汉手。那大汉却待用力跌武松,怎禁得他千百斤神力,就手一扯,扯入怀来,只一拨,拨将去,恰似放翻小孩子的一般,那里做得半分手脚。——孔亮是想武松,应该是摔交的招式,怎耐武松力气太大了,反倒是武松的一扯一拨有点摔交的意思。